你在南方的三亚露着腰,她在北方的漠河裹着貂… 我在合肥一会露腰一会裹貂…这一冷一热的,前几天还晴空万里,热得人冒汗,这两天就冷的要命,合肥天气已进入发疯季节,真的是众里寻他千百度,它想几度就几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