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冬天经过一个虹灯区,看到一个个的站在门口,冻的瑟瑟发抖,却依然笑着。
我知道,她们只是没有办法,可能是为了给她们父母买几件衣服,亦或者是独自扶养年幼的孩子。
想到这些,眼睛有点酸酸的感觉,心里很难受。
于是, 于是我开了一间房。。。把其中一个叫到屋里暖和暖和,我能帮她们的就只有这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