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打出生以来,我一个人儿就独得月老恩宠,于是我劝月老呀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月老非是不听呢,就让我单身,就让我单身,一次红线也不给我牵……

自打上大学以来,我就独得辅导员恩宠,于是我就劝辅导员,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是他呀就是不听,不合格、不合格、不合格,每次就单挂我一个人儿~~

自打进入青春期以来,我就独得青春痘恩宠。我劝青春痘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是它呀费事不听呢~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~~我一不争气,就得了密集恐惧症…… 

自打这一入夏,我就独得脂肪恩宠,我就劝脂肪啊,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是它呀就是不听,就宠我,就宠我,就宠我~~~

自打入夏以来,我就独得毛毛虫的恩宠,于是我就劝毛毛虫说你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它非是不听呢,就蛰我,就蛰我,就蛰我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