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大姜等四人在打麻将,大姜的媳妇来找他,还未进门,大姜的媳妇就扯开嗓门喊:大姜!大姜!
大姜皱了皱眉头,却装作未听见,没有答应。此时,大姜的媳妇忽然变换了语调,极其温柔地喊道:老~公!老~公!
这次,除了大姜之外,我们三个人都情不自禁异口同声地“哎~”了一声。
接着是死一样的寂静,继而是大姜的咆哮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