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学医的女性朋友,性格开朗有点二,但颇受老师喜爱。……背景……某周末老师让其去拿标本。回来的时候公车方向搭反了。重点是那朋友在车上睡着了,到了终点站才下车。你能想象深更半夜点一女子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提着一只手,一条腿,一个人头。边哭边走的场景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