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宿舍经常用热得快烧水。某天,舍友刚把热得快插上,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跳闸了,屋里黑了。这时,传来舍友颤抖的声音:“我是炸瞎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