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师把班上一个平时很调皮的同学喊去。
老师:“最近怎么变这么安分啦?”
“因为我看透了世态炎凉,不想再做出头之鸟了。”
老师:“说人话!”
“走廊风太大,怕感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