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一年级时,我住的那栋楼里流行给自己住的宿舍取名字,比如有一间宿舍叫莫谈国室,那里一到周末常听到哗啦哗啦的麻将声;有一间叫闲人雅室,那里住了一帮爱好闲书、听音乐的同学。闲人雅室的对门是烹鹤馆,一看就知道是一伙饕餮之徒,煞风景之至。我住的那间取名为听雨轩,因为对过就是厕所,一到半夜就听到淅淅沥沥之声不绝于耳,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,细细听来也别有一番风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