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同桌一看见我就跟我诉苦,说她前段时间总盗汗,一睡着就出汗,医院检查花了好几百,后来又找了个老中医开了十来副中药,喝了也不管用,而且一天比一天厉害。
我问“后来呢?现在好了吗?”
她说:“好了。”
我问:“ 咋治好的?”
一问到这,我明显看到我同桌的嘴角一抽搐,愤愤道“我换了个薄被子!”